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活动
陈爽研究员到访我院
发布时间: 2016-11-29  

2016112819时至21时,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陈爽研究员到访我院,并在后主楼1932B进行以“中古史研究的史料拓展”为主题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我院张荣强院长主持,华喆老师与徐畅老师皆有出席。

首先,陈老师从中古史史料的保存状况谈起:在印刷术尚未发明的情况下,中古史料与先秦、秦汉史料一样,都面临着副本稀少的窘境。然而两者的不同在于,造纸术的发明促使中古史料大多改用纸张书写,这使得它比起用简牍书写的先秦、秦汉史料更为难以保存。上述原因致使中古史研究同时面临传世文献亡佚与出土文献稀缺的问题,而史料的匮乏又迫使学人们进一步深挖现有的文献。

作为深挖现有文献的方法之一,陈老师认为史料辑佚方面的工作仍大有可为。就此,陈老师指出了当今中古史史料辑佚的两个误区:

其一,今人太过依赖清人的辑佚成果。陈老师提醒我们,虽然清人在中古史史料辑佚上完成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工作,但总体上存在着重魏晋、轻南北朝的倾向。换言之,尚有许多南北朝史料留待今人辑佚。何况限于当时的研学条件,清人的辑佚成果难免会有不足之处,而数据库的发展则恰好为我们提供了帮清人补缺补漏的机会。

其二,今人的辑佚工作存在着以校释取代辑佚的问题。在陈老师看来,鉴于辑佚本的读者多是相关领域的学者,过多的校释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大可不用。

继而,陈老师先以《世说新语》敬胤注为例,指出敬注较之后世传承的刘孝标注征引了大量的佚史、世系资料,若能从汪藻《世说新语序录》中辑出敬注,则可谓是“新史料”的再发现。

继而,陈老师又以《太平御览》所引诸家南北朝正史为例,指出南北朝正史在710世纪间都以写本的方式流传,存在着散佚和异文等问题。自宋仁宗嘉佑年间校史之后,才有了统一的刻本。而《太平御览》成书于仁宗校史前的宋真宗年间,文中所引南北朝正史的文字自然较古,可用于比勘今本南北朝正史,是为“旧史料”的再发掘。就此,陈老师总结了五方面的比勘成果:

其一,订补今本校勘记未能校出的讹误;

其二,举出涉及名物、史事等具有校勘价值的异文;

其三,对若干今本内容的旧本内容文字作了复原的尝试;

其四,辑出佚文多条;

其五,对若干明显不属于所撰的别本内容作辨析。

继而,陈老师又向大家介绍了他关于中古墓志的最新见解。陈老师以为,中古墓志关于世袭的记载很可能抄自当时的谱牒。就此,陈老师还援引了赵超宗妻王氏墓志为例,指出该墓志在“河东柳氏”的下方竟以双行小字注出这位河东柳氏的世系,极类谱牒。

最后,陈老师热心地回答同学们的提问。讲座在老师、同学们热烈的鼓掌声中结束。陈老师治学严谨,在中古史史料拓展上多有独到之见,同学们都从陈老师的讲座中受益匪浅。

(撰稿及供图:施俊祺)


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
 
 电话:010-58808320  传真:010-5880832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北京师范大学后主楼19层  邮编:100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