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活动
《历史研究》常务副主编周群博士、编辑张云华博士到访我院
发布时间: 2017-03-30  

201732915时至17时,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史学部主任、《历史研究》常务副主编周群博士与《历史研究》编辑张云华博士到访我院,并在后主楼1932B以“史学工作者的志趣、责任和使命”为题作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我院张荣强院长主持,毛瑞方老师、华喆老师、徐畅老师皆有出席。

讲座的第一部分由周群老师讲授。

周老师从何谓史学工作者谈起,大致将史学工作者划分为(1)专业与业余的史学研究者,(2)包括报刊、影视在内的史学传播者,以及(3)包括博物馆、图书馆、公众史学在内的大众服务者等三大类,并分别介绍了三者对于史学各自的贡献。

周老师还以田余庆先生的某则感叹作引,道出了三十年来史学工作者的无奈。19908月中国秦汉史研究会第五届年会在山东泰安召开,田先生在席间曾语重心长地说道,当时的科研有三种做法,为钱做,为职称做,为传世做,“这虽是坊间俗语,但反映了现实的无奈,希望中青年学者不要只是为钱为职称浪费太多精力,要想着为传世而做”。周老师联系时下,不禁叹息田先生当年的担忧仍旧困扰着当今的学人。

继而周老师进入讲座的主题,先列举了前人对于何谓历史的论断: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是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大英百科全书》1880年版则说,“历史一词在使用中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含义:第一,指构成人类往事的事件和行动;第二,指对此种往事的记述及其研究模式。前者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后者是对发生的事情进行的研究和描述”;梁启超先生也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指出,“史者何?记述人类社会赓续活动之体相,校其总成绩,求得因果关系,以为现代一般人活动之资鉴者也”。

接着关于何谓史学的问题,周老师则援引了习近平总书记2015823日在致第二十二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贺信中提纲挈领的论述,“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世界的今天是从世界的昨天发展而来的。今天世界遇到的很多事情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可以作为今天的镜鉴。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

尔后周老师又先后谈及史学工作者的志趣与责任。周老师认为,史学工作者开展研究时应坚守自己的志趣,不应该一味地跟风进行研究,例如数年前南海与钓鱼岛的研究被视为冷饭碗,但许多学者还是坚持了下来;南海与钓鱼岛的争端爆发后,他们的研究不仅受到了社会的关注,也为国家做出了贡献。

与此同时,周老师认为,史学工作者要认识到自己肩负的巨大责任,“所谓在其位谋其政,想法设法把本职的工作做好做出彩”,并努力使之具有经世致用的功能。在这方面,老一辈学者便做出了极好的榜样,例如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关外沦于敌手,老一辈学人便在亡国灭种的忧虑下竭力开展了关于我国东北历史的研究。

周老师援引了《历史研究》前编委会主任高翔同志在《历史研究》创刊六十周年时的讲话以阐明每位《历史研究》编辑所肩负的责任:“如何卓有成效地引领中国史学界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道路,坚守自己的学术理念、学术传统和学术品格;如何以更大的理论勇气,探索新问题,形成新观点,独抒己见,切磋砥砺,使史学更有生机、更具激情、更富活力;如何激励学者自觉地承担起时代责任,服务国家和民族,做到文须有益于天下、有益于将来;如何激浊扬清,使我们的学风走上正直之道,使学者更加包容、更加冷静,容得下批评与异议,不为近利所动,不为浮名所惑,潜心学术,着眼未来;如何推动学者在国际学术舞台上更加自信、更具尊严,既不妄自菲薄,亦不妄自尊大,为人类文明的提升贡献中国史学的智慧。”

周老师还介绍了在上述责任的激励下,《历史研究》十余年来试图通过举办历史学前沿论坛以引领历史研究的诸多努力,并且欢迎在座的青年学者与学生积极投向《历史研究》举办的青年史学家论坛投稿。

末了,周老师援引了两位学人的观点以诠释史学工作者的使命:《历史研究》前编委会主任高翔同志曾投书《人民日报》说道,“探索历史规律是当代中国史学的本质追求。史学是一门科学,其最显著的学术特点是实证。但实证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史学的真正使命是探索社会变迁的内在逻辑与规律,为文明的提升提供借鉴与参考。真正的史学家从来都将认识人类的命运作为自己全部学术活动的出发点,力图通过对社会关系、社会形态的反思,通过对人和自然关系的反思,总结出具有普遍意义的历史结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同志也指出,“历史研究不仅仅是对事实的细节及碎片的挖掘,也不仅仅是对事件记忆的巩固与刷新。它的根本意义是把握历史大势、发现历史规律,为当下人的行动指明未来。如果历史仅仅是事件本身的记忆,历史学仅仅沉浸于记忆的发展,哪怕你是专家,付出再大辛苦,历史对历史的评价将是,‘这还算不上是历史’,起码不是好的历史;历史对历史学家的评价将是,这不是历史学家,起码‘不完全是历史学家’。”

讲座的第二部分由张云华老师讲授。

张老师从南北二陈“求诚、求真、求实”的精神谈起,以为在历史中求真是颇为困难的,例如晋国太史董狐虽然被后人奉为秉笔直书的良史,但董狐“赵盾弑其君”的记述就明显带有其自身的价值判断,即弑杀晋惠公的首要责任并不在直接刺杀晋惠公的赵穿身上,而应归咎于“亡不越竟,反不讨贼”的赵盾。也正是鉴于真实的历史与记述的历史之间存在着这样的差距,即将召开的第十一届历史学前沿论坛正是以“认知与阐释:历史认识的客观性与真理性”为题,试图激起学界关于该问题的进一步讨论。同时,张老师也鼓励在座的老师、同学踊跃向本届历史学前沿论坛投稿。

继而,张老师向大家介绍了投稿《历史研究》须注意的相关事宜:其一,遵守注释规范是很重要的。一篇注释规范的论文能给编辑较好的第一印象,即投稿者在写作该篇论文时是严谨认真的、而非赶工应付。其二,编辑们在检查完论文的注释后便会开始审视论文的结构与创见,因此投稿者在写作论文时一则需要对论文的结构安排详加斟酌,二则更需要在选题上多下功夫,尽力选取立意新颖、视野宏观抑或致力于理论建构与运用的论题。其三,《历史研究》在审稿的过程设有外审环节,通过者方能进入下一步的编辑工作。张老师鼓励大家即便没通过外审环节也不要轻易气馁,许多外审的专家都十分认真,提出的修改意见甚至长达数千字,这对于投稿者而言无疑是相当宝贵的意见。

末了,张老师再一次鼓励在座的老师、同学向《历史研究》投稿。

讲座结束后,周老师与张老师热心回答了在座老师、同学的提问。最终,讲座在老师、同学们热烈的鼓掌声中顺利结束。周老师与张老师在严谨之余不失亲切,一字一句中缀满了对史学工作的热爱,同学们都从两位老师的讲座中受益匪浅。

(撰稿及供图:施俊祺)


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
 
 电话:010-58808320  传真:010-5880832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北京师范大学后主楼19层  邮编:100875